MORE 最新求助信息

姓 名 需要总额 已有金额
小飚飚 5500 5183.00
梁桓 40000 1491.00
刘晓雪 50000 1477.60
首页 > 新闻

我们都关注了儿童性侵案件,但是谁在关心被侵害的儿童

发表时间:2020-09-14  作者:夏天


编者按

 

      每一次在网上读到儿童性侵案件的发生,我们会觉得痛心疾首,那些罪犯的行径令人发指,一波声讨谴责之后,又是下一波……

 

    但如果有人问我们,那些孩子后来怎么样了?我们多半想当然地认为,他们肯定得到保护,得到照顾了吧。可是到底谁在做这件事情呢?

 

     据女童保护组织的调查报告显示,在2019年媒体公开的301起案件中,熟人作案超7成。近些年案件的发生有连年递增的趋势,更可怕的是由于儿童性侵特殊的隐蔽性,浮在水面上的只是冰山的一角。

     

    有的孩子被养父母性侵、有的孩子正在被亲生父母或者“至亲”的家属性侵、还有的孩子睡梦中被村里老汉从破败的窗户拎出去,常年如此……

 

    显然,我们的隔空谴责对于这些正在遭受侵害的孩子们没什么直接的帮助。大多数人都有兴趣关注这些案件的新闻,但是极少有人真正关注那些孩子们。笔者有幸遇见了那极少中的一些人,直面苦难的逆行者——真爱之家的项目工作人员。

 

     

 

 

 

 

 

我们关注了很多
儿童性侵案件
但是
谁在关注那些受侵害的儿童呢

 

 

 

 

 

 

 

      真爱之家为家内性侵、未婚“小妈妈”、事实孤儿或无监护能力家庭的受性侵儿童提供一个温暖的家。其中的工作人员配备为生活管理员、心理辅导员、社工。

      生活管理员负责孩子的日常陪伴与行为习惯训练,心理老师负责孩子的创伤治疗与心理复健;社工负责帮助孩子链接所需的医疗、教育、就业、社会融入等资源,恢复人际关系、学习、职业能力。

 

 

 

 

 

 

 

      第一天见到马姐的时候,她正带着庇护所的一个孩子去医院补打疫苗和检查身体。这些孩子大多缺乏其他孩子们成长过程中必要的疫苗,而且因为多次遭受侵害的缘故,往往也需要妇科的检查和治疗。

      马姐说静静(化名)刚到庇护所的时候可粘人了,一天到晚跟在身后,一直吵着要“阿姨炒菜,阿姨炒菜”好像总是处于饥饿的状态。

      那时候她一顿饭要吃三大碗米饭,结果后来很快胖起来,医生告诉要控制体重了。我和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看到在马姐的严控下,静静的食量依然惊人。
 
      静静的母亲是智力残障,经常带着她在外面捡吃的,父亲在外忙碌,工作辛苦收入微薄,回到家还常常要去街头把她们母女俩找回来。也是在这样常年的流浪生活中,她被流浪汉性侵。

      静静看起来也有10岁左右的样子,但是她的心智发育大概是三岁孩子的水平。常年的流浪也让这个孩子沾染了许多恶习,比如随地吐痰甚至随地大小便,各种拆家具……她们需要耐心照顾、从头教育。

      马姐说,她现在不会总喊着“阿姨炒菜了”,大概她是明白了这个家里的食物是够吃的。现在她也不再拆东西了,而且因为她的力气大,还成了马姐干活儿的好帮手。

 

 

 

 

 

 

 

 

 

 

      真爱之家的社工梓琨说:“我们公众普遍有一个误区,觉得说我把事前的预防做好了,儿童性侵害这个事儿就可以避免。事前的预防性教育肯定是需要的,但是如果一个成年人想去性侵一个孩子,他一定是有计划、有步骤的、非常隐秘的,并且常年多次去性侵一个孩子,对孩子的影响远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其实最有效的防范的措施是我们去建立并执行事发后的救助制度。

      社工的工作,除了与孩子们的相处之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去对接个案。那些让正常人出离愤怒的罪案,她需要走入其中,冷静而专业地去提供帮助,而且也必须要面对和经历那些个案的复杂、波折,也有时候明知有需要却又爱莫能助。

      梓琨说:“这些孩子比普通孩子更需要社会各界资源的帮助……可能对这些受伤害的孩子来讲,世界的黑暗等等都已经绝望到了一个顶点,但看到一个希望,就是有很多人还是愿意陪伴,愿意去做一点什么。 

 

 

 

 

 

 

 

  

 

 

 

 

 

 

      在罪恶面前,我们常常悲愤地哀叹“恶魔在人间”。这话没错,但是依然还有真的猛士敢于直面黑暗,这就是希望。
 
      那些“恶魔”需要我们的关注,为要叫他们无所遁形;那些猛士需要我们的关注,好让他们不再孤独前行;那些孩子更需要我们的关注,需要让他们知道明天还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