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求助信息

姓 名 需要总额 已有金额
苏娜菲 50000 10006.00
陈龙凯 10000 1016.00
蔡汉奎 100000 2213.00
首页 > 新闻

向罪恶宣战--性侵个案救助的启示

发表时间:2019-07-13  作者:梓琨


(提示:内容可能引起不适,未成年人慎入。文中所有真实姓名和照片均经过处理)

接二连三突发的性侵儿童案直冲社会底线,心灵被搅动不安。

王振华案,贵州毕节谣言,葫芦岛校长…我们作为国内专门服务和救助受性侵儿童的服务机构——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要针对王振华案,贵州毕节谣言,葫芦岛校长……特别发声谴责。同时,重点说说发生这类事件之后我们怎么做,做什么。

北师大尚晓援教授在《儿童保护制度建设研究:目标、策略与路径》的研究文章中指出中国儿童性侵保守估计1/10,很多人觉得调查研究得出的 1/10 比例高估了现状,即中国有 3000 万遭受各种形式性侵犯的儿童,认为其中有 300 万儿童遭受“插入式”严重侵犯的这一结论过于夸张。或许那是我们认识的太少了,很多事件是根本没有报道出来的,没有人遭受性侵犯后会像上户口一样主动到派出所登记。

他们中的一些人还会做些努力寻求司法公正的判决,更多的人是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的“污点”和耻辱,而绝大多数人的选择是默默地把秘密烂在肚子里,一辈子负重前行……

被救助过的案例:

小飞是个平凡家庭的男孩子,那一年他16岁,已经被体育老师性虐待3年,被折磨进精神病院,说话无法应答,目光难以对视,陷入极度恐惧和抑郁。

人们往往以为性侵害是偶发事件,突发情况下坏人临时起意。

然而事实是,他们会有计划地行动,存留把柄,软硬兼施地反复罪行,直到孩子养成习惯掉入深渊。

案卷中,小飞的老师蹂躏的并不止小飞一人,他的整套流程非常专业:绑腿、捂嘴、戴手铐。全过程用摄像头记录下来,有两个用途:1.供自己日后欣赏满足性欲,2.事后威胁孩子签保密协议,如果说出去就“杀你全家”。这样有预备、有计划、循序渐进的伤害,对于一个13岁的孩子,震惊的同时无法分辨恶人的恐吓,更别说让受到重创的孩子拥有办案人员的理智——留下沾有对方精液的衣物去固定证据。

罪犯从来就没闲着,很多父母和家长却还在拒绝相信事实。

绝大多数恋童癖看起来更像是个值得相信的、受儿童喜爱的“善良人”。

我们陪伴过5年之久的“小妈妈”思思,遭遇性侵害导致她12岁时生下第一个孩子,性侵她的是一位村里有口皆碑的“好人”——70岁老头。以致于思思亲口说出“是爷爷”时,思思的父亲怎么也不能相信还有远房亲戚关系的老头竟然能干出这种事。

思思14岁时再次遭到夏某性侵,生下第二个孩子,夏某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是西装革履自称“央视媒体人”,自称从90年代就开始做公益救助贫困女学生(只不过不知为何后来被家长拿菜刀追着打),出现在思思生活中时,他亦以公益慈善家的身份伸手“援助”,称自己在深圳经营3家幼儿园,告诉思思父亲自己有博士学位,可以把思思的孩子培养成大学生,把思思培养成老师。这给彼时正为“创伤的问题女儿”头痛和煎熬中的思思父母带来莫大希望。于是他一步步接近思思和家人,直到向思思父母提出要娶此时13岁的思思时,和夏某岁数相当的思思父亲才意识到事情的古怪,无奈各方除了思思手机里夏某发的黄色图片和“老公老婆”相称的信息,却抓不到任何有用证据,此时的思思已在长期性关系中被养成习惯,被拉下水。直到思思的第二个孩子将要临盆,她赶到派出所报警指控夏某时,警方仍在思思和夏某各执一词的“迷案”中执着于事实的真相。

(儿童希望于2015年已经将思思第二个孩子的DNA资料按深圳警方要求寄给他们,当地一位志愿律师也多次跟进。但是至今没有得到立案。很可能是因为思思有主动参与的行为是警方很难定义性质。注意,思思孩子现在差一个多月满4周岁,她18岁。怀孕时她不到14周岁!按法律是强奸幼女。)

我们不禁有一些思考:有没有人去查看夏某幼儿园里那些孩子和老师,是否还安然无恙。

事实的判定依赖于证据的取得,取证的司法过程意味着对孩子伤疤又一次的揭开,夏某等人就是抓住弱小的孩子容易哄骗、在惊吓中无法重复完整事实这一弱点,大钻法律的空子。

应当知道一个常识:当孩子说出前后连贯的被性侵的事情时,那么这十有八九都是真的。孩子可能不知道“性侵”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但一般编不出这种没有经历过的事。

性侵很多时候并不是一对一单独发生。

一个山区的14岁女孩曾经因为先兆性流产腹痛难忍,偷偷向外界求助,志愿者帮助我们收集信息时发现,涉及的已经不只是这一个女孩,性侵她的有老师以及医生,和她一同卷入其中的有女同学,男同学,以及一条狗。志愿者和我们一时难以置信。

一个教养良好的父亲因为自己4岁的女儿朵朵受到邻居性侵来求助,父亲所述的细节令人发指:邻居夫妻俩以自己6岁的女儿作为诱饵和朵朵交好,骗朵朵到家里和叔叔阿姨玩“生宝宝”的游戏,过程是让朵朵脱光衣服,看夫妻二人性交,并且侵犯孩子的生殖器官。这过程中叔叔是严厉的角色,阿姨则是鼓励、温柔的形象,一步一步引导孩子着迷于“生宝宝”的游戏,以至于朵朵回家后对性非常好奇。

预防和性教育或许可以让孩子有警惕意识,但真正灾难来临时,能救孩子的是父母第一时间引起注意,冷静引导孩子开口说出事实,用接纳的态度和倾听的心关注她的一举一动,告诉她“这不是你的错”。及时阻止性侵的发生不应只是司法部门的责任和父母的行动,每个成年人有义务第一时间报警,帮助固定证据。

朵朵后来在幼儿园再次遭到侵害,罪恶已经猖狂到向幼儿园孩子伸出脏手。贵州毕节孤儿院的传言,红黄蓝幼儿园事件,新城控股董事长通过中间人性侵9岁女孩,种种迹象表明着儿童性侵害背后巨大的产业链、利益链真实存在。没有需求就没有市场,在这个性泛滥、各种新花样和手段技术层出不穷的年代,普通的性已经无法满足那些有权势的行恶之人的变态胃口,暴力、虐待、控制和乱伦引起的新鲜、兴奋和刺激感,让他们突破人性底线。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赤裸裸的欲望在邪恶的利益链之下不加控制肆意横行,性侵女童已是最后的邪恶。

面对罪恶根源,全社会每个人急需尽快清醒过来,人急需尽快清醒过来,变被动为主动,向儿童性侵害开战。保护我们的孩子。

当儿童性侵害事件发生时:

· 街道和社区:在取证极为困难、司法程序力所不及之处,协助社工入户调查搜集一切可能的证据,对受害人、施害人和全社会都有所帮助。事发后最迅速有效的一步还有听取家长的报告,曝光可能的罪行,提醒周边范围所有的成人和儿童注意有恋童癖出没。

· 儿科妇科医生/老师/社工:孩子若说出被性侵的经历,之后很可能因为惧怕被报复而否认,所以一旦孩子开口,就给予肯定和鼓励,问开放性问题,了解清楚事情发生的时间、频率和地点、人数,帮助固定证据。如果有多个孩子被性侵,那么多个孩子的证词对于指控罪犯将非常有利。在这一过程以及未来可能的漫长陪伴中,孩子最需要的就是无条件的接纳和永不放弃的守护。

· 儿童机构和团体(学校、幼儿园等儿童聚集的机构):考虑到恋童癖的隐藏性,应根据自己机构的特点,制定一套从业人员聘用、和儿童接触的注意事项、硬件设施,到报告、应急预案的应对和防范制度;向每个成年人培训机构的儿童保护政策,表明对儿童性侵事件的严肃态度,营造一个鼓励大家讨论模糊地带、澄清事实的开放氛围,并在平日积累相关法律援助、儿童保护服务机构的资源,以备不时之需。

· 任何一个成年人:首先不否认,接受事实,也不执着于事实的真假(调查事实真相是司法办案人员的职责),任何成年人可以在抒发愤怒和悲痛之余跳出情绪,帮助收集有关核心事件的线索,若最终直接联系到受害孩子和家长以及其他任何需要帮助的人,即可进入真爱项目的接案流程,社工经过评估后将对儿童和家长提供他们需要的支援。

每个成年人发现性侵事件后都有向公部门报告的义务和责任。

· 家长:顶着巨大压力说出事实非常困难。但如果就此隐藏起来避而不谈,孩子的伤害不会随着时间自愈。受到诱骗、恐吓和迷惑的孩子,不仅会出现情绪、心理问题,长大后还有可能模仿伤害过他们的人,按照自己被对待的方式去对待比自己弱小的人。

家长们,即使被罪恶所伤至深,也请试着信任最后的公义和良善,不要拒绝愿意支持的人,孩子需要外力支援,你们同样需要。你们昔日的伤害日后可能会成为同样受害者的救命稻草。

· 实施性侵的人:可能你是一个曾经被性侵的受害者。也可能你的环境让你内心龌龊的一面成为直接犯罪原因,你付诸行动了,就是犯罪,约束住,就不是负担。最根本的就是必须悔改你的罪行,并且寻求治疗和帮助,正视和承认自己的问题。你的出路只有认罪一条。

关于儿童希望真爱受虐儿童服务项目

为中国的受虐儿童提供社工支持、心理治疗、法律援助、安置庇护等最需要的服务,帮助他们得到医治,重建生活秩序,找回对人生的盼望。

致力于青少年儿童发展的民间同行提供培训支持,共同对中国受虐待(尤其是受到性侵害的)儿童和家庭提供最切实的帮助,形成中国民间保护儿童的联盟,并以此引发全社会对性侵、虐待的重视, 促进国家相关制度法规的建立和完善。

当您听说或亲眼见到虐待儿童的行为或疑似虐儿行为,可拨打010-64462430儿童保护热线进行举报;

若您想了解虐儿个案详情、参与志愿者服务,陪伴、关心受虐儿童的身心健康,可致电010-64462431/30进行咨询;我们非常需要对这些个案中的孩子有负担的辅导人员加入,运用您的专业背景,从根源上帮助他们走出黑暗、混乱和罪恶。若您有感动想要来爱他们,欢迎与我们联系!

- END -

作者:梓琨 编辑:赵豪、张雯、馨予

河南省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简称儿童希望)是中国本土的非营利民间机构,是在河南省注册的非公募基金会,专门从事中国孤儿和困境儿童救助。

“儿童希望”始于1992年,至今已经与社会各界人士和团体共同帮助过10000多名困境儿童。2009至2015连续7年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提交议案、提案,呼吁完善和建立中国儿童医疗保险和权益保障制度。2010年3月29日,儿童希望正式完成注册,成立了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基金会。

儿童希望总部办公室在北京,并在上海、广州、河南、四川、云南设有社工站,正在执行的项目有:助医项目(北京、上海、广州、河南)、助养项目(河南、四川、云南)、孤儿康复项目(北京儿童希望之家)、儿童希望真爱受虐儿童服务、助医小家项目(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福州、郑州、乌鲁木齐、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