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求助信息

姓 名 需要总额 已有金额
庞高原 100000 639.00
徐欣桐 80000 1194.66
刘姝菡 100000 930.00
首页 > 新闻

探访小家的孩子:赛米

发表时间:2018-08-06  作者:张磊、丽琦


- 1 -

每个受助家庭都邀请小家项目工作人员去他们美丽的家乡看一看。我和义工小苹果姑娘来到位于阿克苏市拜城县亚吐尔乡帕什塔其村赛米的家。小赛米2017年因重度再生障碍性贫血到乌鲁木齐接受治疗,入住爱心小家四个多月,是我们最为挂心的孩子之一。

从阿克苏市到拜城县再到赛米家要走将近两百公里,三个半小时的车程。

赛米家欢迎我们的阵仗让人始料未及,新炸的馓子、烫嘴的甜茶、各色的时鲜、各样的干果。泛白的红地毯上铺的是新做的漂亮垫子,浓浓的维吾尔色彩。赛米姥姥看出我们喜爱这垫子,当时就要掀起来装进我们的包里,多么可爱的老人!姥姥完全不会汉语,用维吾尔语不停的和我们说话。

特色美食、家长里短、开怀大笑,新年般热闹的氛围一直持续到傍晚,我们和赛米,和妈妈帕提古丽,和姥姥有说不尽的话、拉不尽的手、流不尽的泪水和道不尽的希望。

- 2 -

天微微亮,昨日的微笑还挂在嘴角上,清洁勤快的妈妈和姥姥已经把院子打扫干净。吃过早饭赛米去上学了。每一顿饭对于患大病的孩子都是如此重要,妈妈依然每日潜心研究餐补食谱,花生衣汤、炖木耳、炒羊肝,任何对造血有帮助的食物都出现在塞米的食谱上。也正是妈妈的这份坚定,让小赛米的身体一直保持着稳定。小赛米也长高长结实了。

今天我们遇到了驻村工作组一行,他们对于小赛米的关注从孩子发病开始,捐款问药、帮前跑后、无微不至。赛米的妈妈说小家和工作组都是她的亲人。在和工作组的聊天中,我们也更了解赛米家的情况。

别看妈妈和姥姥脸上洋溢着无尽的笑容,可她们却承担着和无数重症家庭一样的压力。姥爷突然离世,姥姥担起了所有农活。妈妈在怀着赛米的时候,和酗酒无度的爸爸分开。爸爸对家里不闻不问,甚至孩子得了重病,他也没有出现。赛米治疗的费用鲸吞着这个家庭的经济和精力,家中唯一可以出去工作的妈妈无奈选择留在家中照顾赛米,虽然目前孩子的身体比较稳定,但在进一步的治疗面前,这个家庭显得那么无力。

说到小赛米那可真有意思,第一次在小家见到他的时候,他对身边的一切都感到新奇,却又坚定的保护着自己,除了妈妈外不和任何人亲近。在小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我在沙发上眯着眼休息,小家伙静悄悄的靠近我,捏一捏胳膊、摸一摸衣领、偷偷亲了一下我的脸,看到我被惊醒,他迅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直到后来几个月我们已经很熟悉了,小赛米依然只是安静腼腆的依偎在我的身边。

我们第一次听到赛米说普通话,是在住小家一个月后,我随口问义工:妈妈去哪了?赛米抢喊了句“出去了!”,当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人生中的第一句普通话时,瞬间羞涩的跑回自己房间,让我既惊喜又好笑。

如今到了赛米家,他依然不爱说话,只是安静的跟在我的旁边,羞涩地依偎着我。据妈妈说从乌鲁木齐回来后,赛米又哭又闹,说要回小家,要找哥哥姐姐们,还发誓只要回小家让他干什么都可以,他真的喜欢那个像家一样的大房子。

- 3 -

不舍的是离别。我们生怕多住几日也是对这个家庭的负担。

语言在这时候很苍白无力,我们只有把这个家庭嘱托给驻村工作组、嘱托给未来他们会遇到的更多的好心人。而我们要带着小家的使命,去看望同样让我们挂心的其他孩子。

- END -

编辑:徐琪  版式:馨予

关于儿童希望小家
从助医项目延展出来的落地项目,大病患儿家庭在一线城市就医,在基本生活、心理关怀、患儿康复环境等方面急需帮助。小家在各大城市的儿童专科医院附近落地,提供基本食宿、心理关怀。目前,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福州、郑州、乌鲁木齐7个城市等地共有了29个小家。

微信识别二维码,更多了解儿童希望乌鲁木齐小家

也可直接点击>>更多了解儿童希望乌鲁木齐小家

河南省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简称儿童希望)是中国本土的非营利民间机构,是在河南省注册的非公募基金会,专门从事中国孤儿和困境儿童救助。

“儿童希望”始于1992年,至今已经与社会各界人士和团体共同帮助过10000多名困境儿童。2009至2015连续7年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协商会议提交议案、提案,呼吁完善和建立中国儿童医疗保险和权益保障制度。2010年3月29日,儿童希望正式完成注册,成立了拥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基金会。

儿童希望总部办公室在北京,并在上海、广州、河南、四川、云南设有社工站,正在执行的项目有:助养项目(河南、四川、云南)、寄养项目(北京儿童希望之家)、儿童希望反虐待项目、助医小家项目(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福州、郑州、乌鲁木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