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求助信息

姓 名 需要总额 已有金额
辛沛芸 100000 205.00
胡俊浩 100000 1454.00
儿童希望 0 1708.00
首页 > 新闻

失踪3天,活泼可爱的女儿为什么不再开口

发表时间:2017-12-26  作者:梓琨


本文编辑:徐琪 / Lihong
版式:馨予

所有悲剧的背后,似乎都有一个不尽如人意的原生家庭。

13岁的小沥,今年初小学毕业。

为了一家人能团聚,父亲陈刚把她和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姐姐接到大城市,待在父母身边。

小沥和姐姐的亲生母亲在她们小时候就去世了,继母后来又为家里添了一个妹妹、一个弟弟。

在偌大城市里的一个城中村,四个流动儿童的妈妈、一个靠做手工为生的家庭的女主人,她尽自己所能去做好一个后妈。

可是,面对大女儿忽而狂躁忽而抑郁的发病,要努力接受这是自己的生活常态,这位母亲深深经历了人生的有限和无奈。

她爆发了。也许是把生活的压力都发泄到了大女儿身上。

陈刚觉得,这孩子是我亲闺女,不管她怎么生病,再疯再傻,也是我闺女。

几句夫妻间的拌嘴怄气,母亲赌气离家出走。陈刚去追。

小沥和姐姐留在家看门。当晚后来发生的事,让陈刚自责不已。

陈刚次日回到家,小沥已经消失不见。他心焦啊,眉清目秀的女儿,在这鱼龙混杂的地界,会发生什么,不敢多想。他报警,贴寻人启事,大街小巷各处,找了三天三夜。

居委会的监控录像显示,小沥当晚在一家超市,跟一个年轻男子走了。

陈刚简直要疯。

第三天,这个疲惫不堪的男人终于接到好心人的电话。他狂奔到广场,发现衣冠不整的小沥像个幽灵,恍惚地在人群间游离。

他叫:小沥,我是爸爸。

小沥没有任何反应,像从不曾见过他。

低头一看,失踪之前脚上的粉色拖鞋已经变成了一双男士运动鞋。再细看,鞋里淌着血,两个脚后跟都有深深的刀伤。陈刚的心紧紧揪着。带小沥回到家,发现她黑色连衣裙下的内衣内裤都已经不在了。

从那以后,小沥再没有开口说过话。

小沥产生了应激障碍。

法医进行伤情鉴定的结论是:小沥处女膜破损,但无法确定是新伤还是旧伤。也就是说,无法判定是否这次失踪造成。

警察说,监控里的年轻男子和小沥认识,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我们不奇怪,毕竟以往服务过的绝大多数受侵个案,基本都是熟人作案。

事发已经两个多月,还是没有立案。因为孩子不开口,内衣裤找不到,关键人证物证都缺失。男女朋友的关系,在目前的现状下,比未满14岁引起更多重视。

我们去探访小沥的那天,母亲仍在赌气没有回家。陈刚赶紧带小沥去了医院,进行精神治疗。若等母亲回来,因家里经济紧张,小沥就医的可能性极小。

我们不能过多地责怪这个母亲。她在当下的现状里苦苦撑到现在,她只是希望生活过得好一点。

交住院押金的时候,陈刚掏出身上仅有的700块钱,眉头紧锁。他愁的不光是小沥住院的治疗费用。他得24小时陪护小沥,没有人能照看小沥姐姐。我们帮他联系到了医院护工,一天要150元。

经济的压力,案件司法程序的困难,家庭的矛盾,一时间全部压在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肩头。但他没有崩溃。当天办好住院手续,他望着女儿病房的大门说,好在她是活着回来了,不管她遭过什么事,这是我自己亲闺女,我不管怎么样想办法都会撑下去的……

为小沥募捐:
· 小沥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严重的抑郁表现,目前阶段的治疗为期1个月左右。
· 涉及到医疗救助、社工陪伴。
· 为小沥募集紧急医疗救助款:20000元,用于第一阶段的治疗。
· 第一阶段助养小沥6个月:每月1000元,合计6000元。用于护工看护与日常基本所需。

微信识别二维码,为小沥募捐

如果黑暗笼罩大地
还有那束带给人希望的光
照进你我心里,医治更新

社工探访,父亲讲述事情经过

 

小沥见到社工极度焦虑恐惧,想逃走,父亲和社工安慰她。(左1陈刚,左2小沥,左3社工)

 

小沥在医院门口拒绝下车,被父亲劝着哄着拉进医院

 

点击>>为小沥募捐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