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最新求助信息

姓 名 需要总额 已有金额
真爱项目 0 512.5
真爱项目 0 1849.01
段戇宝 100000 865
首页 > 新闻

性侵,当法律和父母都不能保护时,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孩子

发表时间:2017-11-09  作者:李虹


写在前面:这是我们一位资深志愿者的文章感谢儿童希望有这么投入和专业的志愿者。
文章有些长,但是写的很好,很真实,深刻,小编我舍不得删。请大家耐心看好吗?

——文 / 张庆棠——

2017年5月31日,知名媒体人冯小凯,在自己的微信公号发表了《请不要掀起我的裙子》一文,一时间“裙子”刷屏,满天飞舞。文章里的主人公李梓琨,恰好是我们熟悉的朋友,还在一起参加学习和培训。含泪读完“裙子”一文,除了愤怒想杀人的血气撞胸,就是深深的愧疚。和梓琨认识这些年,竟然不知道她工作的真实内涵和意义。虽然知道她工作的特殊性需要保护,也隐约知道工作性质的危险性,当她一进山调查案例,手机没信号失联,大家就为她担心。但不几日她就会回到我们当中,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差不多从去年开始,她陆续跟我分享她的工作,我才真知道她所做的是何等艰难的儿童希望救助,救助遭性侵的儿童。她上山进川,翻山越岭,把救助信息带进去,也救孩子脱离水火,可有的孩子哀莫大于心死,因为没有盼望,所以不惧怕绝望,因为罪中之乐也是乐啊!梓琨分享过一个小妈妈甘愿混迹江湖,不愿上岸重生的故事,当时听得心惊胆寒,也鼓励朋友们一起帮助她去关心这些受伤自弃极深的孩子。

 

为什么说法律也很难保护?

韩国算东方民主法治国家,真的是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连总统犯法一样锒铛入狱,而且前赴后继地抓。但面对性侵孩子案件,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法律,却令人看不懂地活了稀泥。《熔炉》《素媛》都是根据真实性侵儿童改编的电影,最终的结局令人愤怒,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熔炉》中的校长和双胞胎兄弟性侵聋哑儿童,却因其对社区的贡献而呼吁免责,更可恨的是,校长还是教会的领袖……弱势无亲而又“无语”的孩子就成了牺牲品。

2017年7月24日,台湾美女作家林奕含,新婚和发表了处女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后不久在家里上吊自杀,林奕含父母发表声明,称林奕含高中时遭补习班老师性侵,患上忧郁症,一直被此梦魇折磨。一时间性侵又成为热词热搜。因此爆出,2016年“台湾共接到约1.3万件性侵案的报案,只有约4000件得到立案,而在这4000件个案当中,只有约一半会得到起诉。”顺便说一句,台湾也和韩国一样,是讲法治的地方。

 

为什么说父母也很难保护?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记载,思琪遭性侵后,不敢直接告诉妈妈,试探性跟妈妈讲自己一个同学“和老师在一起了”,即遭性侵了,思琪的妈妈马上回应说:“这么小就这么骚!”吓得思琪不敢说出自己的遭遇。而网上《林奕含已经离去,而这6个关于性侵的重要真相依然少有人知》一文记载:“有个读者说,她在高中被老师强奸后,把此事告诉了父亲,‘我父亲不相信我说的,他骂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事。’到后来,她自己都怀疑,我是真的被老师强奸了吗,还是我勾引了老师。她吃安眠药自杀过两次,都被救回来了。“但我觉得自己比死人死得还要彻底。”

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2017年3月发布的一篇题为《2016年性侵儿童案件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显示,儿童性侵案件中,88%是熟人作案。这里的熟人包含三类人,一是师生(含各类辅导班),二是邻里、亲戚(含父母的朋友),三是家庭成员(父亲、哥哥、继父等)。2017年9月,在北京由爱德基金和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发起的“防性侵反虐待”研讨会上的数字更加让人触目惊心,熟人作案的比例已经上升到93%。真是防亲胜过防狼啊!

从上述数据可见,许多父母本身就是丧尽天良的性侵施害者。

小凯的“裙子“一文中提到的小雪就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猥亵骚扰性侵。母亲还不相信。生活中,我是愿意相信和多看人好的一面,少盯住别人的缺点和不足不放,也鼓励饶恕他人,也饶恕自己,只有如此,人与人的关系才会和谐,也是包容的表现。

但是,在写作此文时我上网寻找支持的证据,就看到一则视频报道,萍乡一位父亲强奸20岁亲生女儿,居然受妻子、也就是孩子的母亲指使,而且父亲态度蛮横,胡搅蛮缠,拒不认罪,道德伦理良心尽失。这一发现,一下击穿了我的痛点底线,即使你再有信仰,生命再好,也难以胜过从魔鬼撒旦而来的罪性,也对圣经中“连一个义人都没有,因世人都亏缺了神的荣耀”,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再说回那位父亲,丑恶还在进一步升级,女儿报警后,母亲却给女儿施压放父亲一码,相信他会变好的,女儿在母亲的“亲情”感动下,向法院提请希望给父亲一次悔改的机会。当法官给女儿看了父亲拒不认罪的录音录像后,女儿瞬间崩溃,爆出更惊人的秘密,说父亲从小就骚扰他,怯懦的她不敢告诉母亲,只好选择少回家躲着父亲,但母亲以为女儿青春期性意识觉醒不学好,暗示父亲”启蒙“女儿。这位父亲理解妻子的“启蒙”就是禽兽不如地赤裸裸地强奸亲生女儿。

人类进入21世纪,社会物质高度发展,文明却不会相辅相成地同步繁荣,没有信仰的社会群体,因毫无敬畏而欲望横流,物质越发达,诡诈和邪恶越肆虐。大概就是圣经里所说的“没有异象,民就放肆”吧!此时就别再提法律的惩戒了,保罗说:律法在哪里显多,罪就在哪里显大。人会因“抬头三尺有神明” 而敬畏止步,但在法律面前,往往不是望而却步而是铤而走险。因信仰约束人心,法律约束罪行;罪行是由罪性发动而来,所以,圣经里说:“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的。“敬畏上帝的信仰,是从心底除罪的事前预防更新,而律法则是事后惩戒,因侥幸逃脱的可能总是挑动人跃跃欲试。

 

教导孩子自我保护
越早伤害越少,越快保护越及时

在此过程中,我发现一个现象让我大大震惊。

小凯的“裙子“一文发表后,很多人询问怎样才能及早发现孩子是否异常、是否有遭性侵的可能。

我在准备此文时也查阅了一些关于性侵的文章及互动,发现忧心忡忡的父母们迫不及待地寻找孩子遭性侵的蛛丝马迹的多,唯独对事先如何预防关注的少,多是将焦点落到及早发现伤害造成的事实。当我跟梓琨谈到这一点是,她亦深有感触。说她在辅导个案时也发现,孩子们对基本的自我保护意思都不懂。调查报告显示,多数丧尽天良的加害者,多是惯犯,原因是,受害者一是不懂得第一时间自我保护,二是事后保持沉默,不敢告诉父母家人,更别说报警。看来,家长们对“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古语领会得真是深刻,殊不知性侵和虐待孩子,是对孩子一生的诅咒,是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直接影响和破坏着孩子的婚姻和家庭生活,甚至不再有未来,因此自暴自弃甚至自杀的案例比比皆是。

醒醒吧,父母们!

早早教导你的孩子,了解自己的身体,进而明白自我形象的价值对孩子一生受益匪浅。

当你的孩子越早开始自我保护,远离伤害的可能就越大。儿童防性侵自救绘本《休想伤害我》里提到,因加害者做贼心虚,当发现孩子在第一时间识破他的阴暗心理,在安全和可能的环境下勇敢呼救时,加害者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加害者得逞的前提是,懵懂无知的孩子,面对伪装的善意和花言巧语的“安慰”时,即使心里恐慌和明显感到不喜欢、不舒服时,也不敢声张,因他们事先不清楚危害意味着什么,因唯一能带给他们安全和保护的父母,根本就没教导过他们。

有一次参加研讨会,听人民大学何光沪教授谈到:在美国,小学生上学的第一课是教导学生遇到紧急事件时如何快速逃生;在英国,是教导学生了解自己身体的哪些部位是隐私,该如何自我保护;而我们呢,客官自己想想,你们上学的第一课教的是什么?……

其实,在美国虽学校教育第一课不是性和自我保护教育,但保护儿童的法律很多很细,如《儿童虐待预防与处理法》(CAPTA)、《收养资助和儿童福利法》(AACWA)、《收养和安全家庭法案》(ASFA)、《2000儿童虐待预防与执行法案》等。尤其是,法律虽没有明确规定,但父母都要小心,孩子6岁以上后,父亲不要单独给女儿洗澡或冲凉,反之,母亲亦然。在我们,又该如何爱护自己的孩子们?上上下下,事先的教导预防和事后的严惩不怠,都要绝不手软;前者更要引起高度重视,积极预防,后者要高举法律的义旗,对伤害孩子的可耻行径坚决从重惩治。现实情况却是,道理似乎都懂,执行起来却障碍重重。

梓琨所在的真爱反虐待项目帮助的一个女孩,12岁遭性侵怀孕做了小妈妈,被儿童希望救助机构接到北京后,还将女孩的家人接到北京照顾孩子和孩子的孩子。北京也不是圣地。女孩在网上认识一个深圳的男人,以帮助她的名义骗取女孩的信任,使13岁的女孩再次怀孕而抛弃了她。儿童希望救助机构不得不再次介入。但非常可气的是,对这个无耻的男人,现实竟奈何他不得。可我国法律明确规定:14岁以下的不管孩子是否自愿都是强奸,要判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然而,父母的愚昧贪娈,犯罪人的狡猾,制度的漏洞,法律不可撼动的程序,救助组织毕竟只是个社工机构,制度和执行方面的完善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只能将重点放在孩子的身上,加强社工服务和心理疗伤安抚。

梓琨说,相信所有这些不公和不义上帝都看在眼里,自己所能做的就是等候他的时间,然后做好自己的本分。

 

儿童希望救助“关系认知”营会纪行

暑期,我和妻儿随梓琨一起赴云南举办“关系认知“主题营会,教14岁以下孩子学习自我保护。

汽车在翻山越岭,俯仰爬行之间,甚是惊险,但挡不住心里对彩云之南这山深水秀、景色优美的惊诧。

心里涌起对创造这一切的伟大造物主的赞美!青山与蓝天白云热恋,绿树与香花炊烟缠绵,还有只见背篓不见人的归农……我们所入住的村子,分明就是孟浩然所路过的故人庄,“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也看到了北宋王观《卜算子》里“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的诗情画意。

这里的美是纯净的,孩子们的心更是如此!

将近40个孩子,父母至少有一方在外务工的,差不多占三分之二;父母双方都在外务工的占一半。

第一天,孩子们见到我们,眼神生怯,像鲁迅笔下的闰土。几个小男孩想和我讲话,又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我见土坎下有个又脏又瘪的足球,灵机一动,飞起一脚,踢给一个男孩,于是,教堂门前的空地沸腾了,男孩们操着我听不懂的语言追逐打闹着,尽管有的跑着跑着裤子要掉,有的鞋子不合脚踢飞了,有的鼻涕过黄河“哧溜”一声吸了回去……孩子是很容易快乐起来的!

三天的时间,我们一家三口和梓琨以及当地老师分工协作。每天上下午开始时,我妻子用30分钟左右时间,以音乐律动带领孩子们做团队的训练,一会儿圆舞,一会儿方阵,一会儿蛇形,一会儿麻花辫,一会儿是镜子游戏,通过音乐游戏,肢体律动,教孩子们学习聆听和爱的界限。老师和孩子们欢喜快乐地在音乐舞蹈中拉近了关系,孩子们也不再拘谨。

以音乐律动带领孩子们做团队的训练

参加营会的孩子,年龄大约在7到14岁之间。我尽量用他们能理解的语言,给孩子们分享了四个主题,一是“自我认知”,二是“自我形象差的根源与解决”,三是“什么是真爱”,四是“界限是保护也是祝福”。梓琨和妻儿及当地老师做助教,因课程中穿插很多问题和互动,孩子们很积极配合,很开心地参与。

上课过程中,我发现这里虽然山深,但网络时代并不闭塞。少数孩子有手机,能上网。孩子们的性意识已经觉醒,虽然之前没有直接接受过这方面的自我认知和性启蒙教导,但不影响本性的成熟萌动,年龄稍大的男孩女孩,熟悉有好感的,上课时会坐在一起,当分组游戏互动时,他们会分到一组,还会有眼神的交流,是那种心领神会的心照不宣。可见系统、正确的性知识,以及防性侵虐待的正面教导,多么重要!

孩子的父母在外务工,不可能教导孩子,即使在身边的,我们的文化力量还没达到撬动深山里文化水平本身就不高的家长的程度;即使在城里,这样的教育也是被动滞后的。如果孩子们从正常渠道得不到教育,就会从其他途径寻求,认为性是羞耻难言的,当遇到侵害时就不敢声张。

梓琨的课很实际也很具有挑战。

用图文并茂的形式给孩子们讲解身体的部位、功用,教孩子们认识自己的身体,从男孩女孩的角度重点讲解生殖和敏感部位,如何保护这些部位,如何识别和防止不怀好意的“安慰抚摸”,遇到侵害时,如何智慧地呼救,等等。从来没有听过这些知识的孩子,既新奇渴慕又有点害羞,尽管我此前的自我认知课已经稍作讲解。

虽然时间短,讲解也不是很系统,但我相信会对他们的人生有益。因只要开始,何时都不算晚!

给孩子们讲自我保护

生在大城市长在蜜罐中的儿子,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生活。喝的水是从山泉里直接接驳过来的,孩子们拿起水管对嘴直饮;所谓的厕所就是茅坑,臭气熏天,苍蝇成群,妻子和儿子开始都不敢上厕所,还得我陪同,第二天就适应了;梓琨因经常深入山区走访倒是镇定从容得很,我因从小生长环境相同没有什么挑战。最具挑战的是,厨房里的苍蝇一点不比厕所少,餐具台面上黑压压一层,有可能就是从厕所闻味赶来的,但大家谈笑风生,简单的饭菜吃得格外香。夕阳西下,几条老狗在饭桌旁徘徊,一条断腿,一条瞎眼,每当我们将啃完的骨头扔给它们时,便会引起一阵激烈的抢夺撕咬惨叫声……

营会给儿子安排的志愿工作是负责拍照、摄像、助教,还有后勤服务;最累的是,从下边的公路往山上教堂厨房扛米面菜,他平时健身锻炼的工夫派上了用场。感恩的是,他看到爸爸妈妈、叔叔阿姨都在开心、尽力地服务孩子,也很起劲地忙前忙后,没有什么为难和厌弃。

按照梓琨的部署,我们把男孩女孩分开,我和儿子带男孩,妻子和当地老师带女孩,分头学习讲解讨论防性侵自救绘本《休想伤害我》,细致尽责的梓琨特别交代,在讲解的过程中要我们仔细观察孩子的神情变化,有征兆迹象的,鼓励他们下课后留下来,通常他们会分享自己的遭遇。

以前早就听说云南有“十八怪”,其中之一就是“背着孩子谈恋爱“,这次算是弄明白了。这一现象是指不懂婚姻和不重视女孩的当地人,因生活困难上不起学,女孩通常十三四岁就嫁人,十五六岁就做了母亲,因未到法定年龄无法办结婚证,所生的孩子就无法上户口,没有户口就没法上学,小学在村里还好,上中学就不可能了,于是大多辍学在家干农活。这就是“世界银行”所说的“隐形人”吧,全世界有11亿这样的人,大都集中在亚洲和非洲,因无任何身份证明,也因报户口的成本昂贵,直到上小学才不得不和政府打交道。这些人享受不到任何医疗和教育福利。不知我们有多少?

中午休息时,当地同工带我们去探访一个接受救助的家庭,父亲出外打工两年都没有回家了,孩子也来参加营会,提到自己的爸爸时,正在看电视的小男孩,一脸漠然;有的孩子父母都不在,也是一两年没见到父母了,当说到父母时,孩子满脸神伤,眼里噙泪。因父母缺席,山里的孩子真的是散养,没有人管,性格孤僻,学业荒废不说,这些留守儿童更成了变态狂们性侵的目标。

他们孤独的背影与大山融为一体

营会的午餐是方便面和包子,孩子们吃的津津有味。赠送给孩子们的书和文具,他们都很爱惜。营会的最后一天,女孩们穿着民族服装来上课,非常漂亮。老师们说,这是当地的风俗,有重要节日和喜庆的日子,才穿的。有同父异母的姐弟俩自己亲手做的贺卡,用漂亮的礼盒装好,送给妻子,是我们收到的意外惊喜!

分别时,孩子们期盼的眼神和追着车跑的场景让我们的心情很沉重。甚至有的孩子问,老师你们明年还来吗?

这让我想起很多这方面的见证,许多志愿朋友们去地震灾区服侍,临行前,孩子们问他们还来吗,他们说我们还会来的,孩子不相信说,我知道你们不会来了。说的志愿朋友们很伤心难过,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真的不会来了。

孩子们目送我们

我和妻子决定,明年我们还会再来,不仅我们自己来,还会带其他有感动的周边朋友们一起来;我们当即认领一个助学对象,每月只要150元就能帮助一个孩子上初中,不然读完小学就得辍学。

回到北京后,与朋友们分享,鼓励他们不要暑假时带孩子去名山大川、优山美地度假,带孩子到最真实也最接地气的山区,让孩子亲眼看看、亲自体尝一下贫穷的滋味,让生活本身给他们上挫折教育课,操练他们感恩的心。

也鼓励孩子拿出零花钱,来认领帮助贫穷有需要的孩子。果然,有许多弟兄姐妹愿意带着孩子一起去。 

真心期望儿童希望救助机构,把这项活动继续推广下去,也为此祈祷,愿上帝兴起更多家庭参与支持边远贫困山区孩子的助学、助养。

愿大手牵小手,小手牵小手,大手牵大手,手手相牵,心心相系;
愿那无原因无条件的无边无际的大爱,怎样漫过我们,也怎么浸润他们,愿这芥菜种般的信心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深处生根,向下扎根,向上结果,长成参天大树,荫翳蔽日,惠泽无穷!

最后用儿子一个同学参加支教后的感言来彼此勉励和思考:

支教到底是谁教谁啊?
从第一天就开始想,该走了也没想清楚。我们啥都有,但又一无所有;他们一无所有,但又啥都有!
简单往往是我最向往的,也是我要追求的。一泡屎,一把尿,一头屑,一脚汗……哪怕是一碗面都是那么的香,那么的纯,那么的白。

短短几天让我流连忘返,我现在知道了,是他们在教我!

我们也就带给他们一块饼,一口水,但他们给了我们一口气。

这种微笑,这种眼泪,是那么简单,那么纯净。在世人眼里他们只不过是只小白鼠,但在我眼里他们是这个世界的佼佼者,是他们在告诉我什么,但因外面的风太大,我只能把耳朵凑近才能听见……起码我已经听见了……

 

2017年10月张庆棠于北京

 

点击>>了解更多真爱儿童社工服务